分享

20世紀 能留下多少建筑遺產

文化產業網旅游文化2019-09-17 08:57:36 閱讀

1991年竣工的陜西歷史博物館設計圖

北京菊兒胡同改造工程,集中印證了20世紀人們對于人類歷史、聚落風貌和文化遺產的認知和表達……
菊兒胡同是明清北京城的組成部分。1990年,第一期改造工程完成。設計人提出了“類四合院”式的新街坊體系,用高低錯落的住宅、過街樓等圍合成新的四合院。首層外墻采用原來房屋的舊磚,充分利用原來的材料;建筑上部為粉墻黛瓦,體現了建筑的“有機更新”。
2016年,北京菊兒胡同新四合院入選首批“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名錄。

北京飯店持續擴建的過程超過70年,其內外設計均堪稱經典。
圖為北京飯店西樓大廳。北京飯店坐落于北京市東長安街,始建于1900年,是一家歷史悠久的大型豪華飯店。飯店由東、中、西三幢樓組成,占地4.2公頃。北京飯店是高層建筑詮釋簡約民族風格的經典之作。
2016年,北京飯店入選首批“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名錄。

20世紀建筑遺產

正研究保護與利用管理辦法

“我覺得‘擠壓’這個詞很新穎,但描述得并不準確。20世紀建筑遺產確實有其存在的必要。”中國文物學會20世紀建筑遺產委員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金磊說。據介紹,20世紀遺產相關工作仍在有條不紊地展開,只是尚不為外界熟知。“目前,我們正在積極研究制訂《20世紀建筑遺產保護與利用管理辦法》”。

2018年12月,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與中國文物學會20世紀建筑遺產委員會共同成立了“BIAD建筑與文化遺產設計研究中心”。研究中心的工作任務包括認定、傳播20世紀建筑遺產項目,以及聯合中國文博界開展城市更新和既有建筑的改造等。

20世紀建筑遺產的重要特點,就是可進行活態研究。金磊舉例:“有著近70年歷史的池州祁門紅茶廠至今仍在使用,它是我們做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項目活態研究的好例子。這一紅茶廠在70年的制茶過程中,‘茶香味’已經浸潤到老廠房的角角落落。我們既從歷史、文化、美學、藝術的角度,對祁門紅茶廠的價值做系統梳理和挖掘;同時記錄和還原紅茶廠建廠初期的生產技術流程,保護生產過程的真實性和完整性。”

2017年,包含上述建筑群的“安徽國潤茶業祁門紅茶老廠房”入選“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名錄。

目前,安徽省池州市正在圍繞“安徽國潤茶業祁門紅茶老廠房”入選“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開展“文化池州”建設工作,2019年4月,《中國建筑文化遺產》編輯部編輯的“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項目·文化系列”——《悠遠的祁紅——文化池州的“茶”故事》一書在故宮博物院首發。

“這本書是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項目活態研究的成果之一,書中包含祁門紅茶廠的建筑特色、祁門紅茶廠制茶師傅的艱苦故事以及祁門紅茶走出國門影響世界的文化脈絡等。”金磊補充說。

按照專家的思路,在現實生活中,20世紀建筑遺產應該將自身價值與經濟建設融合在一起。比如,當有些建筑逐步成為歷史建筑或者逐步成為地標性建筑時,人們會不約而同地開始關注其自身建筑風格的延續以及對風貌的影響。許多建筑不得不改建以適應新的時代需求,但改建遠比重建還要棘手。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張松教授介紹說:“改建既要在建筑內部結構中加固,又不能破壞原有建筑風貌。”此時,20世界建筑遺產既將社會實踐中的優秀理念與做法進行肯定和彰顯,又力圖以自身的標準指導后續實踐。由廣州市設計院主持的廣州白天鵝賓館改建工程,即為一項典型實例。廣州白天鵝賓館酒店于1983年開業,是中國第一家中外合作的五星級賓館,也是第一家由中國人自己設計、建造、管理的現代化酒店。2012年至2015年,該工程在保護既有建筑整體風貌的原則上,進行了精細化設計與施工。改建后的賓館解決了客房面積過小、消防存在隱患等難題,與此同時保留了白天鵝賓館中庭標志性景觀“故鄉水”。金磊介紹,當年建造“故鄉水”景觀的初衷是喚起遠洋游子對故鄉的感情,寄托海外僑胞的濃濃鄉情。中庭以壁山瀑布為主景的景觀布局,小橋、山石、亭子、流水等元素屬于嶺南派建筑特色,是中國傳統建筑文化和外國建筑設計理念的經典結合。

在改造完成后,“全新的”白天鵝賓館于2016年成為首批“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

20世紀建筑遺產

具有“承上啟下”功能

20世紀建筑遺產的獨特性很難被取代。

“我們現在一提到遺產保護,想到的是古老的文物,就在我們身邊的20世紀建筑遺產卻經常被忽略。”中元國際公司資深總建筑師費麟說,“我們在積累自身文化的同時,應該珍視自身已有的文化。20世紀建筑遺產的時代性特征非常明顯,它與當今城市化建設聯系最為密切,拆遷還是改造直接決定了20世紀建筑遺產的生與死。”

張松教授認為:“20世紀建筑遺產在歷史上具有承上啟下的作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并且對我們未來的建筑事業也是一種參考。”許多建筑因其深厚的歷史、文化和藝術價值,以及反映重大歷史事件和杰出人物事跡的獨特背景,成為了人們過往歲月和近現代歷史文化研究的重要實物載體。

據此,張松認為:“20世紀建筑遺產是活的遺產,許多建筑仍具備使用功能。針對它的保護實踐,都應當在處理之前明確保護政策和準則,充分考慮20世紀使用的建筑技術、建筑準則以及可進行改變的區域,由此來決定干預的限度。”

20世紀建筑遺產

涉及數量和規模非常龐大

中國對20世紀建筑的關注由來已久。1999年6月,國際建筑師協會第20屆大會在北京召開。吳良鏞院士就提到:“20世紀人類在建筑方面的成就是空前的,是建筑學大發展的時代。”

“20世紀建筑遺產還有很大的生存和發展空間。”金磊說,“20世紀建筑遺產確實會和其他遺產類型重合,但是它有自身獨特的價值。百年間的建筑作品或多或少都體現了中國近現代建筑的發展脈絡和文化內涵。”

比如,今年恰逢“國慶十大工程”建成六十周年。我國第二代建筑大師張镈當年參與設計的3項作品——人民大會堂、民族飯店和民族文化宮,均被列入“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金磊說:“張镈等人在設計人民大會堂時,做了諸多以創新結構為切入點的中國建筑新探索。人民大會堂是建筑多元化的范例,其標志性的柱廊既有中國建筑法式傳統,也有西洋古典建筑神韻。人民大會堂設計采用的集體創作方式,也決定了建筑作品具有獨特的折衷性和先鋒性并存的特點。”

“目前,共有3批‘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名錄公布,社會反響特別好,除了各地媒體的報道,許多遺產地還會把此建筑于哪一年被列入‘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名錄’寫進自己簡介中。”金磊介紹說,“這說明大家認可了20世紀建筑遺產,覺得這是一項榮譽。” 張松也指出:“中國20世紀建筑遺產名錄”既是榮譽,更是保護利器。當那些有價值的建筑遭受破壞時,“名錄”為社會各界的保護行動和呼吁,提供了一個依據。

20世紀建筑遺產的類別,可歸納為紀念建筑、觀演建筑、教科文建筑、工業建筑和商業建筑等十大類,涉及數量非常龐大。金磊特別強調,“僅認定20世紀建筑遺產就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費麟對此補充道:“20世紀建筑遺產保護絕不止于名錄。我們還要學會‘溫故知新’,要在包括中國和外國的建筑范例中,借鑒出國際上好的做法。”

免責聲明:如有關于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于文章發布后30日內與我們聯系。
分享:

推薦閱讀

52张牌数学逻辑魔术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