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寧浩首次合作葛優 “我倆眉來眼去很久”

文化產業網影視娛樂2019-10-09 11:22:19 閱讀

由陳凱歌、張一白、管虎、薛曉路、徐崢、寧浩、文牧野聯合執導的《我和我的祖國》上映9天,截至發稿前票房收獲22.45億,成為國慶檔票房冠軍。影片自上映以來,一直保持著很高的熱度。總導演陳凱歌說,最開始他們選取了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的30多個故事,但考慮到篇幅問題、年代分布,最終選取了7個歷史瞬間。新京報記者獨家采訪了《北京你好》的導演寧浩,《白晝流星》的導演陳凱歌以及《護航》的導演文牧野,揭秘了影片拍攝中的一些幕后故事

時 長

7個單元中《前夜》最長

《我和我的祖國》時長為155分鐘,因為有7個單元,主創人員名單特別長,最開始剪輯的時候,光最后出字幕就有15分鐘,最后不得不將英文字幕剪掉。總導演陳凱歌說,每部片子的時長基本控制在20分鐘左右,不過,因為管虎執導的《前夜》情況比較特殊,是開篇,而且是講述開國大典的故事,時長最長,有29分鐘。

轉 場

為什么用“書寫”的方式轉場?

《我和我的祖國》7個故事中間,都用“書寫”的方式來銜接。作為總導演的陳凱歌表示,其實之前還有一些其他備選方案,比如用祖國的江河大地、工農聯盟等這些概念來轉場,做得氣勢更大一些,但是最后比較下來發現“書寫”的方式最貼合影片,因為這種方式有親切感,身段沒有那么高,是一個比較平視的視角去觀看整個故事。

細心的觀眾還會發現,每個單元都會有不同的書寫工具。陳凱歌說,這都是跟著故事走的,“比如開國大典這樣莊重的事情,一定要用最傳統的書寫工具毛筆記錄,到了我的《白晝流星》,可能就是小孩子的筆跡,用鉛筆寫著神舟11號著陸。”而片中書寫的人,陳凱歌表示,這實際上是一個視角問題,代表著成千上萬的普通人,也就是我和我的祖國中的“我”。

《北京你好》

取景 寧浩對后海那片兒特熟

寧浩執導的第五個故事《北京你好》中有一段胡同追逐戲,葛優飾演的張北京領著一群人在胡同里追逐偷了奧運門票的四川男孩。這場戲是在后海附近拍攝的,寧浩之前在輔仁大學讀了兩年大專,“那片兒胡同特別熟”。

影片結尾,張北京站在大屏幕前看奧運會直播的戲則是在望京的一個廣場拍攝的。2008年奧運會開幕的時候,北京有30多個地點可以在戶外大屏幕上看直播,望京那個廣場就是其中一個,寧浩在電影中還原了當時那個歷史瞬間。

小演員 沒經驗,會懟人就行

電影中飾演汶川小男孩的王東,是副導演在重慶一個中學里找到的。寧浩導演也是一眼就看中,覺得這個小孩的氣質特別符合角色。因為這是王東第一次演戲,之前從來沒有任何表演經驗,寧浩調教起演員來也挺有一套,就問小男孩:“你會懟人嗎?”小男孩說,會啊。寧浩就放心了,說你演一個葛優不管說什么你都懟他的孩子,別的什么都不用,不要有表情。

老演員 葛大爺現場加戲很準確

《北京你好》中的演員幾乎都是與寧浩導演首次合作,老搭檔黃渤和徐崢,一個被管虎拉去拍了《前夜》,一個自己執導了一個單元《奪冠》,并且兩人一個青島人,一個上海人,都演不了北京人,于是葛優成了第一人選。寧浩說,他和葛優認識好些年了,一直想合作拍個東西,現在終于有了合適的機會,“我們倆眉來眼去很長時間,總覺得得干點啥活”。

葛優有一套自己的表演風格,拍攝的時候,有時候會現場找一些戲。比如,拍胡同那場追逐戲,葛優有句臺詞,“同志們,跟我上”,這句就是現場加的,寧浩就覺得特別準確,應該用這種方式演,有種沖鋒陷陣的感覺。還有,葛優在寵物店的那場戲,那只狗不聽話,老是在撕玻璃上的條幅,寧浩索性就讓葛優和那只狗互動,順著演起來了。

《白晝流星》

片名 《黃土地》的情感一直延續

《白晝流星》這個片名是經過很多討論之后定下來的,片名其實表達了陳凱歌導演對于浪漫詩意的追求,“在白天看到一顆流星劃過天際,給人們帶來新的希望”。在拍攝的時候,陳凱歌站在雅丹地貌的戈壁灘上,一眼望不到頭,讓他再次感受到了土地的情感。陳凱歌坦言,詩意和浪漫對他而言是血液里的東西。他拍第一部片子《黃土地》時,劇本片名原來叫《深谷回聲》,但他總覺得不對,后來他一人坐在地上望著西北大地的蒼黃莽莽,忽然“黃土地”三個字就跳了出來。“《白晝流星》中,老李帶著兩個少年策馬狂奔,最后與‘流星’——航天員返回祖國迎頭相撞,這個能量就出來了。”

《護航》

備飛 女飛行員個個都是掌上明珠

在拍攝《護航》之前,導演文牧野也不明白,為什么最好的飛行員在閱兵時要做備飛飛行員。在對空軍飛行員的日常了解了之后,文牧野才明白,閱兵時八架飛機排一個隊形,每架飛機的駕駛難度是不一樣的,每個位置都有自己的操作技巧,每人只練各自位置的操作,而最優秀的飛行員是全能的,各個位置都能飛,任何一架出現問題,他都能馬上頂上去。

文牧野還提到,空軍中的女飛行員真的是掌上明珠,淘汰率極高,有百萬分之一。正常大學生考試不及格還可以補考,但飛行員上了軍校之后,所有跟飛行操作技巧有關的科目,一門掛科,終身停飛。

鏡頭 找來真實飛行員當攝影師

《護航》中有很多飛機在空中飛行的鏡頭,導演文牧野透露,這些鏡頭70%是實拍。閱兵用的殲10飛機分為單座艙和雙座艙,單座艙沒有攝影師的位置,只有雙座艙可以多坐一個人。不過,軍隊有要求,攝影師是不能上飛機的,一方面是沒有經過專業訓練,另一方面是飛機超音速飛起來之后,它的載荷力普通人根本受不了,基本就暈厥了。片中有個段落,宋佳有個離心機體驗,升到了8G,意味著有相當于體重8倍的重量壓在她身上,100斤的人就會變成800斤。演員訓練時宋佳本人真實體驗了一下離心機,只到了3.5G就快暈過去了。

所以,普通攝影師根本就沒法上飛機,文牧野只好培訓了一個真的空軍飛行員,讓攝影師教他怎么用攝影機,怎么拍,“我們還畫了草圖,做了一個參考的小動畫,告訴他我們想拍這樣的動作,在天空中配合他們幾個編隊……”飛行員上去拍一次大概就需要半天時間,“回來落地,素材拿回來一看,沒法用,再上去拍,基本一天只能拍個兩次。”

臺詞 東北人雷佳音把“潑”改成“干”

文牧野覺得《護航》算是7個短片中唯一一個軍事題材,為了能讓故事更落地一些,他在中間插入一些閃回的角色成長片段。其中雷佳音與宋佳在飯桌上的那段分手戲是全片最搞笑的段落之一。雷佳音被宋佳潑了一臉水之后,原劇本中的臺詞“潑鼻子里去了”,在拍攝時,雷佳音就跟文牧野商量,“要不然用東北話得了”。因為包括雷佳音在內,該片中的宋佳、韓東君等演員都是東北人,那句臺詞就改成了“干鼻子里去了”,還有宋佳體驗離心機時的“給我整個8”,也是后來改成的東北話

免責聲明:如有關于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于文章發布后30日內與我們聯系。
分享:

推薦閱讀

52张牌数学逻辑魔术扑克